福建三明 清流滋养金山银山

尊龙人生就是搏手机版

2018-10-06

福建三明,多山、多水、多绿。 行走其间,莽莽林海,绿浪滚滚;清清溪流,蜿蜒山涧,一不经意,一幅风景画就跳入眼帘。 三明人深知,这满眼“绿色”来之不易。 10多年时间,这座工业甩掉重污染的帽子,成为福建省首个全面消除Ⅳ类以下水体的设区市,森林覆盖率达%,同时,地区GDP跃上2000亿元台阶。 既保生态,又保发展,如何找准二者的平衡点?三明探索出“要诀”:“以水破题”保生态,把河长制作为全国生态文明试验区的重要抓手,一河一策一盘棋,让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。

擦亮绿色底色,一座生态新城正焕发青春。 守水有责破解“九龙治水”,责任系在一根绳上三明河网密布,水系庞杂,是闽江、汀江和赣江的发源地。

在这片热土,当年来自全国的10万建设者缔造出一座工业城市。

辉煌背后,烦恼也接踵而来:肆意采矿,非法采砂,污水乱排,清流变黑……粗放发展让水生态频亮红灯,三明一度贴上了污染标签。

“绿水青山是无价之宝,用之不觉,失之难存。

”守住绿色,三明坚定转型。

治污千头万绪,从哪下手?瞄准最突出的水问题。

2009年,大田县在全省率先实行河长制。 “有问题找河长”,168名县、乡、村河长上岗,责任系在一根绳上,每条河有了守护人。 “有河长并非万事大吉。 ”大田县河长办主任、水利局局长田仁芳坦言,制度推行之初,就遇到“九龙治水”的尴尬。

涉水事件分管部门多、职能交叉,单一部门查处难,你刚开了罚单,别人就扔到地上。

问题倒逼机制创新。 大田成立全省首家生态综合执法局,集中水利、环保、林业等部门的行政执法职能。 “我们设立生态警察、生态审判庭,联动执法,实现依法治河全覆盖。 ”县生态综合执法局局长刘传贵说。 破解“九龙治水”,硬手段立竿见影。

几年来,大田县共打击涉水违法行为964起,当场制止765起,停产整改企业65家。

全县年减少土壤流失总量万吨,一条条黑臭河重现清流。

河长制在三明全面推开。 三明市河长办主任、水利局局长章新华说,目前全市2222名四级河长上岗,组织体系、制度体系、责任体系全面建立,一张责任网覆盖所有河流。

制度保障,解决跨界治水难题。 沙县出台流域河长履职工作制度和履职图,明确河长权责、职能及追责问责等事项。

其创新之处在于,瞄准流域河长履职“最后一公里”,让河长不再“责任大、权力小”。

“县级流域河长处置涉水问题,哪怕不是自己分管领域,也有权调动相关部门,遇重大事项可提请下发河长令。 另外,县里生态执法整合73项行政处罚权,大大提高了执法效率。

”沙县副县长乐荣光说。

把河长制变成“责任田”。 三明市将治水考核与干部的“面子、票子、帽子”挂钩,避免“只挂帅不出征”现象。 “河长考核非常严格,上下游互相监督,低于70分要通报批评。

”大田县屏山乡级河长林贻培坦言压力很大。 理顺机制,治水成合力。 人们感到身边的河流在变。 “河里垃圾没了,水变清了,小时候的桃源溪又回来了!”大田县桃源镇桃新村村民陈月珠感叹。 治水有方水岸共治,一河一策精准发力治水是一项系统工程,不能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。

章新华说,全面深化河长制,需要因地制宜,一河一策,精准治理。 ——全力攻坚,“根”上求治。

污在水中,根在岸上。 三明把治河利剑对准岸上,向工业污染、畜禽养殖污染、涉砂行为、城市生活污水垃圾、小水电生态等五大问题全面攻坚。

将乐县金溪南口段沿岸,半年前还是采砂机械林立,运砂车辆穿梭,大大小小采砂点挖掘河床,如今忙碌的砂场恢复了平静。

“乡里15个采砂整治点全部拆除,今后要加强河道管理,保护好河流健康生命。

”南口乡党委书记陈莉莹说,作为乡级总河长,为了完成整治非法采砂硬任务,自己没少往点上跑。

“哪怕税收再多,不环保的产能不要。 ”大田县委书记熊旭明说,让河流回归自然,还水于民,大田不惜拿税收大户矿业开刀,关停100多家不达标企业,一座座矿山恢复成田园、公园。

矿产品深加工产业链进一步集聚,减少采矿权证33本,综合利用率大幅提高。 ——科学管河,“智”为支撑。 “河长制带来明显变化,水里鱼虾多了,水面上白鹭多了。 ”将乐县水利局党委书记廖青鸿说,水清岸绿的背后,源于高效运转的“大脑”。

他点开手机,河长APP与综合管理智慧系统相连,一条条巡河记录一目了然。 在大田县生态环境保护指挥中心,100多个河段信息一览无余。 “这里相当于解决河道问题的CPU(中央处理器)。 ”县河长办常务副主任卢国首介绍,根据污染源实际情况,大田专门针对街道、矿井、尾矿库设立街长、井长、库长,巡查人员一旦发现污染源,就能立即上报、处置。

三明全面推广信息化管河,“一河一图,一河一档,一河一策”,都装进管理平台的“大脑”里;河道专管员是否在巡河,位置在哪里,管理平台“耳聪目明”,确保巡河无死角。

治河模式不断创新。 大田县组建河长易信群,以“易信晒河”方式开启科技治水新路;将乐县探索“亲水、护水、治水、管水”四水模式,订立护水环保村规民约;建宁县成立专项基金,保障治河经费;沙县将公益林管护员、村卫生保洁员与河道专管员整合,一人多岗,工资待遇叠加,稳定了管护队伍……护水有效政府治水到全民治水,河长制倒逼绿色转型河流治理非一日之功,河长制实现“河长治”,长效机制是关键。

从政府治水到全民治水。 大田县成立河长协会,邀请老干部、老党员、乡贤当会员,带动社会爱河护河;动员企业认领责任河段,签订护河承诺书……河长协会不断向“最后一公里”延伸。

从机关到学校,从城市到农村,越来越多的企业、百姓参与进来,保护母亲河成为自觉行动。

河道保洁专人管。

章新华说,三明市采用“县聘乡管村监督”模式,因河施策:在乡村两级,根据河流大小、任务轻重,配备1—2名河道专管员;对于市县等主干流河道,通过购买服务形式,委托公司进行保洁。

更大的影响在岸上。 河长制倒逼绿色转型。 三钢集团精打细算生态账,实现“由黑变绿”,近两年环保投入5亿多元,同时设备运行效率也提高4%,新产生效益7亿至8亿元。 在三明,全力推进产业优化升级,石墨产业由小变大,氟化工产业从无到有,一批高质量的绿色产业加速形成。

2017年,三明辖区3条主要水系18个控断面水质达标率%,其中Ⅰ—Ⅱ类水比例为%,全市水质优良比例居全省第一。 清清河流,滋养出金山银山。

大田县建成5个千亩以上茶园观光基地。 “河水清了,河道绿了,两岸瓜果成熟了,引来了络绎不绝的游客。

”吴山乡河长施生孜说,村民们共享综合治水带来的生态红利,发展农家乐、特色种养,单种姑娘果一项,每亩纯收入就达万元。

“河长+设施农业”“河长+旅游”等不断出现,2017年三明市全年接待旅游人数增长%,旅游总收入246亿元,同比增长%。

一幅“河畅、水清、岸绿、景美”的人水和谐画卷徐徐展开。

(记者赵永平)《人民日报》(2018年09月29日10版)责编:耿佩。